何時終止鹿耳門悲歌?
作者:汪文豪 2006.07.05
轉載自天下雜誌第350期


「我為何這樣苦命?我兩隻腳都截肢,哪都去不了,比豬狗還不如吶,」台南鹿耳門的老婦人陳喊,臥在家中病床上,哀怨地哭訴。陳喊年輕時長期曝露在台鹼安順廠所製造的戴奧辛與汞污染,罹患惡性腫瘤。壞死的血管,讓她雙腿陸續截肢,雙眼失明。

 陰暗的臥房中,阿嬤的哭聲帶來陣陣的酸楚,在場者無不心情沉重。只見台南市社區大學教師黃煥彰與許淑茹握著老婦人的手,安慰她不要哭了。一旁延 平國中環境資訊社的孩子,幫老婦人拭淚,貼心地說,「阿嬤,您別哭了,我們會常來看您。」感受孩子的關懷,陳喊悲傷的情緒才稍微緩和,頻頻說多謝。

 去年七月,橫跨環保署、經濟部、農委會與衛生署的行政院會議中,首度基於「人道關懷」,決定撥款十三億元,「慰問」長期受台鹼安順廠製造戴奧辛 與汞污染的鹿耳門居民。《天下雜誌》記者深入當地,寫成〈誰來終結「鹿耳門悲歌」?〉(《天下雜誌》三二八期),記錄當地居民受戴奧辛毒害而籠罩預知癌症 恐懼的心情。

 一年過後,《天下雜誌》記者再重返鹿耳門,觀察中央撥款十三億元後,受害居民是否受到良好照顧。可惜,居民的恐懼依舊,卻有更深的無力感。

慰問金慰錯了人?
 「政府亂灑錢,政策又朝令夕改,不同單位又互踢皮球,我看再過五十年,問題都不會解決啦,」台鹼安順廠戴奧辛污染自救會理事長林吉進氣憤罵道。

 讓林吉進抨擊政府亂灑錢的原因,是台南市府不分病情輕重,針對鹿耳、顯宮與四草里所有里民齊頭發放每月一千八百一十四元慰問金的做法,照顧不到真正病情嚴重的居民,分散了有限的照護資源。

 台南市府以去年六月三十日以前,戶籍遷入這三個里的居民為慰問金發放對象。林吉進質疑,戶籍才遷入十天的里民與住在當地長達十年以上的居民,受戴奧辛污染的情況怎可相提並論?「這樣灑錢,根本是為了去年底的縣市長選舉綁樁嘛。」

 此外,靠養殖漁業與漁撈維生的鹿耳與顯宮里民,因漁塭與附近的竹筏港溪底泥被檢出過量戴奧辛,被迫禁養與禁止漁撈。然而,政府發放補償金的方式,並未真正照顧靠漁業維生的村民,反而肥了許多早已棄養的漁塭主人。

 台南市府將台鹼安順廠周遭的二十七公頃漁塭,都列入「有污染之虞」的範圍,決議補助漁塭主人每公頃六十五萬元,執行禁養。這種齊頭式的發放,被長期在當地做田野調查的台南社大發展協會理事長黃煥彰詬病。

 黃煥彰觀察,這二十七公頃的漁塭中,近三分之二處於棄養。剩下三分之一真正靠漁塭維生的家庭,雖然領取補償金後扣除成本,還能獲利二十萬元,但漁塭必須禁養五年,對這些家庭來說,根本難以維生。反倒是那些早已棄養的漁塭主人,白白賺得一筆橫財。

十三億照出醜陋人性
 黃煥彰還發現,當台南市府準備在漁塭投藥執行撲殺水產品的前幾天,竟有不肖漁民將污染池內的漁獲撈盡,賣到市場上先賺一筆,之後再領補償金。其他守規矩的漁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悉心照料的虱目魚死亡浮在水面上,任憑曝曬長蛆發出陣陣惡臭。

 「十三億元下來,反而照出人性醜陋的一面,」台南社大資訊教師許淑茹說道。在鹿耳門社區裡,有太多不公不義,弱勢備受忽略的情況上演著。

 今年六十七歲的老婦人吳信,血液中的戴奧辛含量高達四百多皮克,是世界衛生組織標準的十二倍,理應接受更多醫療資源照顧。可是十三億元中,她除了每月可領到一千八百一十四元的慰問金外,卻因沒有重病卡與殘障手冊,得不到更多的醫療照護與健診費用。

 另一名五十多歲的楊姓婦人,原本靠捕撈台鹼安順廠旁竹筏港溪內的吳郭魚、沙蝦等漁獲維生,每個月收入兩、三萬元。自從竹筏港溪的底泥被檢出戴奧 辛過量,台南市府在溪旁插了一座禁止漁撈的告示牌,楊姓婦人只好改靠經營男子理容維生。但每月顧客不到五人,收入不到兩千元,要負擔利息六、七千元的沉重 房貸,無異杯水車薪。

經濟部迄今未承認錯誤
 讓她不平的是,竹筏港溪已禁止漁撈,但是每天清晨或傍晚,她在溪旁散步,仍看到外地人在這邊捕魚。她告訴對方這裡的魚有毒,沒想到對方回她,「哪有要緊,又不是自己吃,」讓她感嘆不已。

 然而,最讓鹿耳門居民無奈的, 是污染行為人——經濟部,迄今未承認錯誤,不願為過去造成的污染,負起責任。

 自救會理事長林吉進說,經濟部一直把責任推給民營化的中石化,但是中石化二十多年前承接已停工的台鹼安順廠,根本就沒有再運轉,哪來的污染行為呢?台鹼安順廠隸屬於經濟部下的國營會,經濟部怎麼能逃避責任?

 從去年政府允諾撥十三億元至今,鹿耳門受污染場域的環境整治計劃,迄今尚未定案,相關的照護方案,也在政府各部會中互踢皮球,牛步進行。

 鹿耳門的居民蔡清男抱怨,去年他帶著接受環保署委託調查污染流布的工研院專家,四處在社區範圍內採樣。結果專家回去了,調查結果出爐了,當地居民迄今卻沒有收到調查報告,告知採樣的結果。

 「一批又一批的學者專家來鹿耳門調查,結果卻從來沒有跟居民公布,我們難道是白老鼠嗎?」蔡清男雙手一攤問道。

 今年四月二十九日,已無法忍受政府效率不佳的鹿耳門居民,在自救會理事長林吉進的帶領下,準備向前來巡視治水防洪業務的行政院長蘇貞昌陳情,表 達希望政院指派政務委員專責處理台鹼安順廠的污染整治事宜,確認污染行為人的責任歸屬,並要求相關決策透明化,禁止經費運用黑箱作業。

 只是,當自救會居民準備向蘇院長下跪遞交陳情書,卻被周圍重重的隨扈人員擋下。一位行政院隨行官員收下陳情書,告知一定會給自救會答覆後,便匆匆離去。迄今,自救會仍未盼到行政院的答覆。

 去年,台南市政府組成「中石化健康照護醫療專家諮詢委員會」,商討如何運用這十三億元時,市府竟然邀請陳水扁總統的女婿趙建銘擔任委員,被外界抨擊有「拍馬屁」之嫌。

 台南市當時盛傳,趙建銘雖是骨科醫師,但博士論文與戴奧辛有關,主動透過父親趙玉柱與市長許添財聯繫,表達希望加入諮詢委員會。為此,市府還擠掉一位成大教授的名額,讓趙建銘加入委員會。結果第一次開會時,趙建銘就缺席,之後也甚少到台南開會。

 直至趙建銘今年五月涉入台開弊案遭收押禁見,市長許添財才順勢撤換掉趙建銘的委員身分。

一群孩子立志守護鹿耳門
 雖然十三億元的慰問金,顯露出人性醜陋的一面,卻有更多孩子看到鹿耳門居民受污染危害,立志未來投入守護環境的行動。

 這群孩子,是台南市延平國中環境資訊社團的學生。去年九月開始,這群國中生頂著課業壓力,週末經常到鹿耳門社區踏查與訪談,實際跟受戴奧辛高度污染的居民互動與關懷。

 「看到因十三億元出現的人性貪婪,我一度想放棄在鹿耳門的訪查。可是當我帶孩子到台鹼安順廠的污染場址,孩子問我一連串為什麼,讓我覺得應該堅持下來,告訴孩子守護環境的重要,」身兼延中環境資訊社團指導老師的台南社大教師許淑茹說道。

 這群延中學生有十三名,都是在父母呵護下長大的溫室花朵,功課非常好。當初加入社團,有的以為可以有機會玩線上遊戲,有的則是因為延中出了個傑出校友、知名導演李安,所以滿懷明星夢,想像以後有機會在李安的電影中演主角。

 鹿耳門,對孩子來說,只停留著過年時父母親帶他們去天后宮拜拜,當地香火鼎盛的熱鬧印象。直到社團指導老師帶他們探訪被戴奧辛危害的鹿耳門老婦 人陳喊,這群孩子怔住了。他們從來沒看過有人因為污染,生活得如此痛苦。「看到陳喊阿嬤哭說自己命苦,躺在床上說自己跟豬狗沒兩樣時,我們好難過,只好強 忍著淚水安慰阿嬤別哭了,」延中二年級的林祉嫺說道。

 這群國中生,雖然要面對班導師以參加社團會影響學業成績為理由的反對壓力,但假日還是在社團老師與父母的帶領下,到鹿耳門社區找居民訪談與關懷。當聽到受訪者講述因戴奧辛危害而病痛纏身的故事,這群學生不禁掉淚,對人性有更多的關懷。

 「去年聖誕節前夕,我們到鹿耳門顯宮里做第一次社會關懷,看到陳喊阿嬤躺在床上蓋著厚被,卻依舊喊著我很冷,一邊流淚述說過去的悲歡歲月,同學們臉上滿是淚水,我們趕緊遞上面紙幫阿嬤拭淚,安慰她別哭了。」

 「小翠阿姨,一位三十出頭的年輕媽媽, 十九歲時就從澎湖嫁入顯宮里。五年前發現自己罹患乳癌,去年發現惡化擴散為骨癌。以前三餐在家吃自己漁塭養的魚,直到去年才知道有毒。有兩個女兒就讀小學 的小翠阿姨,對我們說,『我可能看不到我女兒長大了吧!』不禁讓我們紅了眼眶。如果政府的大人物們看到,或許會更積極地對污染案負責吧!」

 「住在顯宮里的黑美人阿姨,今年五十歲,家人都靠養魚維生,當她發現自己體內戴奧辛過高時,一度想要自殺。但她覺得如果她不在了,就沒人站出來替村民說話。所以她要堅強活下去,要政府為隱瞞事實,還一個公道。」

孩子比政客懂得守護環境
 很難想像,這些嚴肅沉重的文字,是出於這群年紀只有十四、五歲的國中學生。他們除了趁假日到鹿耳門與居民訪談,回家後與同學、師長分享自己的觀察心得。節
慶時,這群學生則會帶著小禮物,回到鹿耳門唱歌給居民聽,安慰居民受創的心。

 這樣的行動持續了半年。延中環境資訊社學生將訪談紀錄與心得故事,做成了「當繁華落盡時,正是台灣之門——鹿耳門落寞與無奈的開始」網站,記錄 鹿耳門的人文歷史、生態環境,以及台鹼安順廠污染對當地居民的影響。他們用生動真摯的文字,表達出自己關懷台鹼安順廠污染受害居民的情感,以及認知對環 境、土地、
河流保護的重要,瀏覽者無不動容。

 因此,延中學生參加二○○六中小學網界博覽會地方環境議題類組項目,獲得台南市第一名。可惜參加全國競賽時,評審以內容太沉重為由,只給了延中學生第
四名的成績。

 「雖然孩子們有些失落,但是我看到他們的成長與 轉變,認為這就是教育的目的,」台南市延平國中校長戴明輝感動地說,他看到參與環境資訊社團的孩子,從羞澀轉為自信,從原本懵懂無知,懂得回饋珍惜,即使 沒有得到第一名,也十分值得。因此,他慷慨的對學生記功嘉獎,希望藉著鼓勵學生參與公民行動,導正當前升學主義掛帥的風氣。

 「小朋友,大人對不起你們,沒有為你們留下好的生活環境,只留下污染的河流、土地給你們下一代。從現在起,我們應該保留一片乾淨的土地留給你們。」這是延中環境資訊社成員林星仰,在參與去年的公民行動研討會中,記錄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理事長林孝信對孩子們說的一段話。

 看到大人們為了爭奪十三億元的利益而醜態百出,這群延中的孩子們,恐怕比政客更看得清楚,保護環境對台灣世世代代的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su 的頭像
Nosu

數位遊民

No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