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老安

今(2005)年是台南安平延平街拆屋拓路抗爭事件滿十週歲的日子,眼看老安平市鎮日見繁華,市仔街遊客如織,似乎忘記也模糊當初抗爭的正當性。近幾年來,文建會及經濟部努力於社區營造與型塑商圈形象,引導多少文化社團積極投入鄉土經營的行列,這段時間有形無形的成果,使日趨沒落的風華再現,足夠讓人麻醉拆毀延平街的傷痛。今朝繁華夢變真,昔日事件卻成灰,似乎倒置了當初文化界人士空前團結苦口婆心聲討的焦點,難道當初的抗爭是否定的嗎?

三年前,台南市政府委託成功大學建築系傅朝卿教授等團隊進行「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計畫中第一級古蹟台灣城殘蹟(原熱蘭遮城)城址的考古挖掘,決定讓王城再現,不禁讓人燃起對安平最後的期待和希望

回想三十年前,學術界及有關單位已經注意到安平舊聚落的保存需要,但遲遲未能付之行動,既使六十年代<都市計畫法>發布已有設置保存區的規定,但規劃「安平舊聚落保存區」的構想依然得不到各界的重視。今年初剛出爐的<文化資產保存法>修正法條,有關劃定建築群特定專用區更有積極性的法源,可以將「王城」和「舊聚落」連結在一起劃成保存區。「王城」和「舊聚落」本是不可分割的生命共同體,就像「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有如含苞的花朵,如果沒有涵蓋鹿耳門與四草湖的「台江國家公園」這一大片綠葉襯托,將只是沒有歷史脈絡、人文氣息的空殼子,無法體現「老安平」獨特的氣質。

「老安平」有稀稀落落的熱蘭遮城「王城」城廓,有1634年荷蘭台灣長官普特曼斯留下的熱蘭遮市鎮「舊聚落」街路紋理,已隨著都市計畫道路的開闢或拓寬,「王城」城廓洞開處處;「舊聚落」街路現代新建築如雨後春筍林立,如今耳聞「安平港國家歷史風景區」即將舊聚落排除在外,更會加速「老安平」的淪亡,令人錯愕,情何以堪!

看看1972國際文化紀念物與歷史場所委員會於布達佩斯議決的「古建築群中引入當代建築決議文」(傅朝卿譯,2002)的精神如何去遵循,一齊去努力,相信「老安平」舊聚落保存區的規劃發展將是可以期待的,不要讓「舊聚落」落單,也不要讓當年延平街的抗爭事件一再重現。

而今台南市政府已決定「王城」再現,但「舊聚落」卻棄之不顧而可能毀於一念之間,愛之深也責之切,忍不住套用邱議員的重話:「該死的老安平」,爭爭氣吧!(范勝雄/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su 的頭像
Nosu

數位遊民

No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